世間好物不堅牢,彩雲易散琉璃脆。
做最好的博客模板

【理论探索】朱庆华:经济国际化对中国经济增长的影响

发布时间:2020-08-01相关聚合阅读:庆华 理论探索 中国经济 增长 影响 经济

原标题:【理论探索】朱庆华:经济国际化对中国经济增长的影响

朱庆华,山东财经大学国际经贸学院教授、副院长,经济学博士,兼任山东财经大学东方学院教授。

[摘要]在全球价值链分工深化发展和中国经济增长深度转型背景下,深入研究经济国际化对我国经济增长的影响具有重大理论与现实意义。本文基于中国改革开放40年经济国际化和经济增长的实际,从进口贸易、出口贸易、利用外国直接投资与对外直接投资四个层面系统分析经济国际化对中国经济增长的影响,认为经济国际化对中国经济增长发挥积极作用,同时也产生某些负面效应。为此,需要全面科学地认识经济国际化的影响,趋利避害,通过经济国际化提升我国企业国际竞争力,促进我国经济健康稳定发展。

[关键词]经济国际化;对外贸易;外商直接投资;对外直接投资;经济增长

随着全球和区域贸易与投资自由化、便利化的推进,各国经济国际化水平得到提升。一国经济国际化是否促进了该国经济增长,一直是学术界和政策制定者关心的议题。尽管这一问题受到持续关注,但理论界至今并未形成一致共识。在当前全球价值链分工深化发展的背景下,对该问题的进一步研究仍然具有重要的理论与现实意义。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对外开放不断深化,经济国际化水平显著提升。中国货物贸易进出口总额从1978年206.4亿美元增至2018年4.62万亿美元,年均增速达到14.5%,世界排名由第30位上升至第1位。2018年实际利用外国直接投资1390亿美元,对外直接投资1298亿美元,均居全球第2位。同时中国经济保持快速增长,1978-2018中国经济年均实际增长率高达9.3%。无疑中国是研究经济国际化和经济增长问题的良好样本。

1文献综述

关于经济国际化对我国经济增长影响的研究,覆盖对外贸易、利用外资和对外投资等各领域,成果颇丰,但由于研究的具体对象、时间跨度、研究方法等存在差异,并未形成一致结论。不少实证研究发现经济国际化对经济增长具有积极影响。王坤和张书云对1978-2002 年中国的贸易和经济增长数据进行协整检验并建立误差修正模型,实证发现出口增长、进口增长和经济增长之间存在长期稳定的动态均衡关系。谢建国利用中国29个省区1994-2003年的面板数据,研究外商直接投资对中国省区经济增长效率的影响,发现外商直接投资对中国省区技术效率的提高有显著的溢出效应,且呈现出区域的差异性。边梦梦和黄汉江使用 2003-2014 年中国省际年度数据,采用面板随机系数模型实证检验对外直接投资对经济增长的影响,发现在东部和西部地区对外直接投资对经济增长具有显著积极影响。

另外一些研究则关注经济国际化对中国经济增长的负面影响。王喜和赵增耀利用1995-2011年30个省区的面板数据分析了外商直接投资对中国区域资本流动的影响,发现外商直接投资对中国区域资本流动产生了抑制作用,这种抑制作用从东部到中部和西部逐渐增强。国家外汇管理局国际收支分析小组分析了2016年中国国际收支情况,发现对外投资部分领域出现了非理性投资倾向,部分投资出现“母小子大”、“快设快出”等风险隐患,希望我国投资者防范风险,避免对国内金融稳定产生不利影响。

本文在梳理相关研究的基础上,基于中国改革开放40年经济国际化和经济增长的实际,从进口、出口、利用外国直接投资与对外直接投资四个层面系统分析经济国际化对中国经济增长的影响,一方面考察经济国际化对中国经济增长的积极作用,另一方面揭示经济国际化对中国经济增长的某些负面效应,以便全面科学地认识经济国际化的作用,推进经济国际化健康发展,促进我国经济高质量发展目标的实现。

2 中国经济国际化进程

经济国际化是指一国经济发展超越国界,与别国经济相互联系、相互渗透不断扩大和深入的经济发展过程。企业经营国际化是经济国际化的基础,因此本文从对外贸易、外商直接投资流入和对外直接投资方面具体分析中国经济国际化进程。

(一)中国对外贸易的发展

1. 对外贸易从数量扩张向高质量增长转变。改革开放以前,中国实行计划经济体制,国民经济运行较为封闭,对外经济联系较少,进出口规模较小。1978年改革开放后,中国对外贸易发展提速。1978-2001年中国出口在世界出口总值中的比重从0.75%增加至4.3%。2001年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后,进一步降低关税水平,全面放开外贸经营,进出口贸易进一步快速增长。到2008年中国出口占世界出口总值的比重增至12.4%,出口排名跃居世界第2位。2009-2018年中国进出口总值年均增长8.54%。自2009年起,我国成为全球第一大货物出口国。中国外贸发展正在实现从规模扩张向提高质量与效益转变。

2. 中国外贸依存度先升后降。一国进出口占GDP的比重反映了一国经济增长对进出口的依赖程度和该国同其他国家贸易联系的紧密程度。表1展示了1995-2018年世界上部分国家出口依存度和进口依存度的变化情况。改革开放以后,随着对外贸易的发展,中国外贸依存度迅速提高。1980年中国整体的外贸依存度为12.9%,1995年提高到38.23%,到 2005年达到62.20%,成为当时主要贸易国家中外贸依存度最高的国家之一。此后随着中国提出转变外贸增长方式,外贸依存度开始下降,至2018年降至27.98%。这一水平高于美国、日本、印度和巴西等国,但低于德国、加拿大、韩国和墨西哥等国。

3.中间投入品进口占较高比重。随着国家之间垂直专业化分工的发展,中间投入品贸易成为国际贸易的重要组成部分。2010-2018年中国中间投入品进口总值从10502亿美元增加到16132 亿美元,占当年进口总值的比重分别为75.28%和75.33%。2018年中国上述比重高于韩国(68.51%)、日本(57.21%)、美国(44.35%)和德国(54.59%)等国家水平,低于印度水平(82.91%)。2010-2018年中国中间投入品出口总值从6355亿美元增加到11115亿美元,占当年出口总值的比重从40.28%提升至44.69%。2018年中国该比重低于美国(51.98%)、日本(51.22%)、德国(47.80%)、韩国(64.45%)和印度(47.91%)等国家水平。中国中间投入品进出口贸易平衡情况大致反映了中国作为“世界工厂”的国际分工地位。

4. 进出口主要集中在东部地区,中西部地区比重上升。中国不同区域对外贸易发展水平存在很大不平衡,东部地区因为经济发展水平高,对外贸易存在区位优势,加工贸易发展较早,在出口和进口中占主导地位。2010年,东部地区出口和进口总值占全国进出口总值的比重分别为91.35%和89.52%。随着中西部地区对外贸易的发展,东部地区所占比重有所下降,中西部地区所占比重相应提高。整体来看,近些年中西部地区进出口贸易发展速度快于东部地区,但东部地区仍然占据主导地位。

(二)中国利用外资的发展

1. 利用外资从高速增长转向中速稳定增长。改革开放后,我国实行了“经济特区—沿海开放城市—沿海经济开放地区—内地”逐级推进的对外开放战略,利用优惠政策吸引外商投资。1979-1991年我国实际利用外资811.56亿美元,其中对外借款占65%左右,外商直接投资仅占 30%左右。1992年邓小平南巡讲话后,中国利用外资步伐加快。2001年,中国正式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后,利用外商直接投资从2002年的527亿美元增至2008年的924亿美元,年均增长9.81%。受世界金融危机影响,2009年中国外商直接投资流入下降,随后恢复增长,但增速明显放缓。2008-2018年中国实际利用外资年均增长4.89%,但同期世界FDI流入总量年增长率只有1.7%,中国利用外资的绩效依然领先发展中国家。

2. 中国利用外资强度目前处于较低水平。由于各国经济规模不同,简单地比较各国利用外资的规模意义不大。本文采用一国利用外国直接投资存量占该国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计算一国利用外资强度,用以衡量其利用外商直接投资的水平。表2比较了1995-2018年部分国家利用外商直接投资强度。数据显示,中国利用外商直接投资强度存在较大波动,在20世纪90年代中期曾处于较高水平。2018年中国利用外资强度在12%左右,在所列国家中处于较低水平。中国利用外资具有很大发展潜力。中国连续20多年来一直是最具吸引力的发展中国家东道国。中国营商环境持续改善,根据世界银行发布的全球营商环境报告,2010-2020年中国营商环境排名从第89位提升至第31位。

3.中国外商直接投资主要集中在东部地区。我国东部地区对外开放起步较早,经济发展水平较高,在吸引外商直接投资方面具有区位优势,因此利用外资规模较大,在我国利用外商直接投资总额中占据主导地位。截至2015年,东部地区累计实际使用外资13991亿美元,占全国总值的85.19%;中部地区累计实际使用外资1339亿美元,占全国总值的8.15%;西部地区累计实际使用外资1093亿美元,占全国总值的6.66%。

(三)中国对外投资的发展

1.对外投资发展迅速,流量与存量目前均位居世界前列。改革开放初期,我国从政策上开始允许企业到海外投资办企业,但由于外汇紧张,对外投资限制较多。1992年邓小平南巡讲话以后,国家扩大了生产型企业对外投资的权限。党的十四大报告中明确指出,要积极扩大我国企业的对外投资和跨国经营。2000年我国正式提出实施“走出去”战略,鼓励有条件的企业发展对外投资。截至2001年,我国累计对外直接投资304亿美元。入世以后,我国逐步放宽对外投资项目的审批管理,大力实施“走出去”战略,对外直接投资流量大幅提升,由2002年的27亿美元增加至2016年的1961.5亿美元,年均增速达到35.8%,对外直接投资流量在全球的位次由第26名上升至第2名。2017年和2018年中国对外直接投资受国内外政策影响出现负增长,但2018年中国对外直接投资1430.4亿美元,仍为年度第二大对外投资国。从存量看,2018年末,中国对外直接投资存量达1.98万亿美元,全球对外直接投资存量排名升至第3位,仅次于美国和荷兰。

2. 中国实现从直接投资净输入国到净输出国的转变。改革开放之初,中国是资本稀缺的国家。通过大力吸引外资,一方面弥补国内资本缺口,另一方面引进国外先进的技术和管理经验,对促进国内技术进步和提升企业管理水平发挥积极作用。因此,长期以来中国是外商直接投资的净流入国家。随着我国经济发展水平提高,越来越多的企业“走出去”,开展跨国投资和经营,中国对外直接投资规模逐步扩大。2015年中国对外直接投资总额达到1456.7亿美元,首次超过当年实际利用外商直接投资金额,成为直接投资的净输出国。2015-2018年中国保持着直接投资净输出国地位。

3.中国对外直接投资强度逐步提升,但低于大多数发达国家水平。不同国家经济规模存在差异,简单地比较各国对外投资规模大小难以准确反映不同国家的对外投资水平高低。本文采用一国对外直接投资存量占其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计算其对外直接投资强度,用来表示该国的对外投资水平。表3对比了中国同世界上其他一些国家的对外直接投资强度。数据显示,近20年来中国对外直接投资强度逐步提升,2018年达到14.25%,高于印度、巴西、墨西哥等发展中国家,但明显低于美国、日本、德国等发达国家。这说明虽然中国对外直接投资存量已经处于世界各国前列,但与发达国家相比,仍处于较低水平,增长潜力巨大。

(来源:《山东社会科学》2020年第7期,转自山东社会科学微信号 )

【理论探索】桑古尔·萨夫兰 E·艾哈迈德·托纳克:生产劳动与非生产劳动:澄清与分类的尝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