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間好物不堅牢,彩雲易散琉璃脆。
做最好的博客模板

媒体:香港立法会选举押后一年,不可盲目乐观

发布时间:2020-08-01相关聚合阅读:香港立法会 选举 盲目 乐观 媒体

原标题:媒体:香港立法会选举押后一年,不可盲目乐观

特区政府终于从善如流,在新冠疫情第三波来势汹汹时,毅然决然把今年9月6日的立法会选举押后一年至明年9月5日,并已得到国务院同意,依法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就立法会换届选举推迟一年下如何处理立法机关空缺作出决定。

然而特区政府宜做好全面准备,应对因这个“押后一年”而所带来的挑战。

1)补选的司法复核及被DQ的现任议员。

从今晚记者会看来,极有可能是把现届第六届立法会以“延任一年”方式进行,其成员、大会主席、内务委员会主席、财务委员会主席及各小组及事务委员会主席等一切不变,那么因为早前DQ(取消资格)案而悬空的议席呢?

特别是有2个议席已经终审法院终局判决,按理要进行补选,这2个议席涉及逾200万选民,若在未来一年进行补选,随时令疫情出现第四波。若不进行补选,法理依据必须坚实;否则反对派熟悉香港法律,以未来一年是第六届立法会仍在运作,时间充裕为由,单就这两个议席补选入禀司法复核,要求法庭颁令立即进行补选;而如果香港某位法官以“选举是重要公民权”为由颁令必须在明年9月前进行补选,那么香港政府便进退维谷。

故此,特首宜透过国务院呈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决定:在未来一年不进行任何形式的立法会议席选举。

若现届立法会延任一年,在7月30日刚被DQ的12位人士中有4位是现届议员(郭荣铿、杨岳桥、郭家麒、梁继昌),特首也宜透过国务院呈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决定“延任”该作如何解释。

笔者大胆猜测,全国人大常委会可能会加入“所有香港第六届立法会议员及其在立法会内的身兼各职位将会一并延任一年,被特区政府已依法判定为其言论及行为不真诚拥护基本法和效忠香港特别行政区者除外”。

2)激进反对派集体退场。

反对派现有约20多位议员,已于去年的修例风波中被激进一翼“绑架”。因此不排除激进一翼会挟持全体反对派祭出“集体退场”一招,拒绝在未来一年继续出任立法会议员,以求吸引国际传媒眼球,为国际制裁我国作重要铺垫。

1997年回归时,由于英方作梗,拆毁“立法会直通车”,我国要成立“临时立法会”以填补回归时的立法机构真空,那时反对派便采取“集体落车”方式,拒绝参加。“临时立法会”由1997年7月1日开始在香港运作至1998年6月30日。

若今次反对派又故技重施,再来次一“集体落车”,立法会便立即出现有20多个空缺,特区政府会陷入被动。

为免未来一年立法会出现大量空缺而补选又无法进行,特区政府宜透过国务院呈请全国人大常委会授权特首在征得中央人民政府同意下,委任合适人士替补议席,其一切权利、责任和经选举产生的立法会议员无异。此举会反过来令反对派进退维谷,因为若他们玩“集体退场”,便会把未来一年的议席拱手让予特首属意人士。若他们不玩“落车”,则激进派会大力指责温和派,反对阵营会更加纷乱。

由特首征得中央同意委任立法会议席也是一个政治宣示,香港从来都没有“三权分立”,这个由反对派宣扬了23年的“宪政概念”是伪命题,在香港是子虚乌有的。

要实践民主也不一定要“三权分立”,被誉为“近代议会之母”的英国便没有“三权分立”,其国会的上议院议席更是由首相提名,英皇委任,即是由政府首脑提名,国家委任,而英国所有法律也必须获上议院批准。特首是香港特区的首长(基本法第43条),也是特区政府的首长(基本法第60条),是双首长,故特首完全有权为整个特区的福祉,代表整个特区委任议员填补立法会的大量空缺。

3)国际进一步制裁。

这是极有可能发生的。美国大选临近,香港要押后选举一年,极有可能成为美国大力制裁我国(包括香港)的借口。美国未必会全面动用“金融核武器”,全面封杀香港和内地所有金融机构使用其SWIFT系统,但不排除像针对中兴或华为等个别企业一样,刻意找茬,然后挑一至两家在港的中资银行祭旗。不幸被美国政府选出的银行便会焦头烂额,以至波及同业。

由于香港的执政团队以政务主任(AdministrativeOfficer,AO)为骨干,AO特别是回归前入职。而今天已擢升至骨干位置的AO都是由英国人一手培训出来的。英国人当然不会告诉他们英语系国家的政要如美国,是可以如此无耻、无赖和无品的。因此香港的AO对美国会祭出“金融核弹”嗤之以鼻,甚至完全没想到美国会采取“局部精准打击”的阴招。

因此,我国的银监会宜出手提示,以免香港个别银行的金融风险“火烧连环船”,波及内地。尤其这些银行都是中资银行,国家是重要持份者,国家完全有理有法有权出手。

银监会宜要求香港财经事务及库务局、香港金融管理局等作好一切准备,防范因为立法会选举押后一年而招致美国出狠招,引发香港金融波动,甚至殃及内地。香港各界不要忘记美国可以在7月21日突然勒令关闭我国驻休斯顿的总领事馆,今天的美国政府的无赖程度,已经超出文明人的想象。

总之,为了疫情而押后立法会选举一年是合理决定,呈请全国人大常委会依法处理是必要之举。

但各方不要以为这便万事大吉,现时是美国执意打压我国的时刻,上周四(7月23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的讲话便清楚显示美国要锐意改变我国根本制度,推翻我国执政党地位的恶毒意图;然而香港的一些官员尤其AO一向缺乏国际政治博奕的视野,对外国多年来以香港为“间谍之都”窥视我国全不在意,对美国以香港为博奕棋子也不感冒,若以这样的心态来处理各方瞩目的立法会选举押后一年,很容易为美国所乘,在香港再翻起另一冲击波。

各方关心香港的持份者,宜慎之又慎。

(作者冯炜光,曾任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新闻统筹专员)